新华侨报 国际足球的闹剧与悲剧

 17/10/11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红足一世

  2月3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3日刊文称,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自杀大国”。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2年更新的统计数据,日本每年每10万人中有21.7人自杀,位列世界第8,在发达国家中位于最前列。日本在全面分析过自杀者的死亡原因后,发现其实源于一种人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疾病——抑郁症。如今,日本社会对相关症状重视,让社会积极关爱抑郁症患者,而不是疑惑、排斥。

  文章摘编如下:

  6月12日电 台湾《联合报》12日刊文称,脱口秀主持人约翰•奥利佛说:“世界杯足球跟香肠一样,你可以喜欢它,可是千万别问是怎么做出来的”。就在近日,国际足联被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侦查破解,掀开种种收贿的弊端。这不只是一场闹剧,更是影响深远的悲剧。

  文章摘编如下:

  富士山脚下青木原树海,被誉为日本“自杀森林”,也就叫做“自杀圣地”。如今,每年春暖花开的季节,警方与消防都会联合组队,到里面进行搜索,抬出一具又一具已经自杀不知道时候的尸体。

  日本千年古都——京都清水寺的舞台,也被称为“浪漫的自杀圣地”,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从那里纵身而下。著名文学家芥川龙之介服药自杀,给后世留下的是一项至今仍在评比的芥川奖。著名文学家川端康成含煤气自杀,让人们记得他是日本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

  为什么日本自杀率会如此之高呢?对于早过了国家与社会初期发展阶段的日本来说,人们衣食无忧,纯粹因为生活状况自杀的现象反而比较少。有人从日本文化的角度如手,认为日本文化中对“死亡”有一种憧憬。日本人喜爱樱花,爱得是樱花霎那间芳华、转瞬间即逝的美。一个人的生命不在于多长久,而在于“绚烂而艳丽地活过”。长久以来,在樱花树下切腹自杀的武士,都成为日本象征式的“审美符号”。

  在我看来,这不过这是文学家的浪漫看法。如今,日本在全面分析过自杀者的死亡原因后,发现其实源于一种人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疾病——抑郁症。

  说起来,真正让日本全社会对抑郁症重视起来的,是一桩案件。2000年3月,日本电通集团被法院判决向死去的前社员家属赔偿1亿6800万日元。原因是一名新入社员进入公司短短1年5个月后,就因长期过劳和压力患上抑郁症,进而自杀。

  其实早在1996年,日本政府就颁布了《自杀对策基本法》。1999年,日本的统计结果认为,自杀、抑郁症等造成的社会损失一年高达2兆7000亿日元。而2000年,有分析认为抑郁症造成的自杀已占全部自杀人数的4成,让人感受到“抑郁猛于虎”的味道。

  对此,日本各个医疗机构十分重视。现在只要在网络上点击“抑郁症”,马上就会有专业医疗机构的初期测试题跳出。甚至分地方、分时段开展研究。

  冬日的早晨,你是否心情低落。早上起不来,只想吃甜食。而且体重莫名的增长了。以上现象在中国很容易被视为“懒病”。而事实上,这在日本很可能被诊断为“冬季抑郁症”。

  日本国立精神、神经医疗研究中心的三岛和夫精神生理研究部长提出了“冬季抑郁症的原因”,他认为冬季阳光照射量不足,白天时间变短,外出机会减少,神经传输物质血清素无法正常合成,可能引起抑郁症。

  冬季抑郁症不同于一般抑郁症,症状不明显,更多的人将其看做“冬日倦怠”。80年代后期,美国将其判断为“季节性情感障碍”。而日本将其归结为抑郁症,体现的是医学上对抑郁症研究的重视。

  而日本民间也在积极活动,防治抑郁症,北海道的札幌每周六都会召开“自杀预防论坛”,邀请曾经得过抑郁症,后来康复的人前来演讲,鼓励抑郁症患者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其中有一位经历了5年抑郁症生涯的人说:“没有经历过那种痛苦的人不会明白”。也许这句话道尽了抑郁症患者的辛酸。

  日本企业经过“电通事件”后,也开始对抑郁症重视起来。在2010年,对252家上市企业的调查中,有70.2%的企业设立了心灵健康咨询制度,有67.0%的企业设置了电话邮件咨询窗口。

  国际足联高层金钱交易的形象,已经是无厘头喜剧的层级。布雷瑟曾经是中北美洲及加勒比海足球协会第二号人物,也是美国足联高层,他坦承收取庞大的贿款,是整个调查的起点。他在纽约第五大道邻近中央公园的豪宅租了两个单位,给宠物猫住的那间,一个月的租金是新台币30万。

  通常犯罪的人会避免过度招摇,可是他连所得税都懒得申报,等于是张开双臂邀请政府调查。不只这样,他的美国运通信用黑卡有7.8亿(新台币,下同)的消费,因为在贪污之余,还不忘当卡神累积点数。

  同属中北美足联的前任与现任两位会长,也同时被起诉。前任会长华纳,在挖到足球金矿以前,是学校老师,几十年下来,不但累积惊人的财富,也买到议员的资格。他拿钱毫不手软,对国家队球员却十分吝啬:2006年世界杯,德国到将近一亿台币的出赛费,足联拿出的财务报表竟然有9000多万的支出,每位选手只能领三万台币。面对选手的抗议,华纳痛心地责骂他们贪财,伤害了国家与足球。

  更糟的是,华纳显然搞不清楚足球是怎么一回事。当英国申请主办世界杯的时候,他说这个国家在足球世界里无关紧要,不值得一顾,完全忘记英国曾数度打入世足冠军赛,同时拥有极受欢迎的职业联盟。这回收贿被逮捕,他立刻大声喊冤说全是美帝的阴谋,并且拿出一份网络报道,指出美国的行动,只是为了交换2015年加办世界杯的主导权。

  丑闻爆发迄今,已经有十几位足联高层被起诉,其中七位在瑞士的旅馆当场被逮捕。很遗憾地,这不只是一场引人讪笑的闹剧,更是影响深远的悲剧。

  抑郁症不是“心灵的感冒”这么简单,抑郁症是“心灵的骨折”。德国心理学家乌尔苏拉•努贝尔在《不要恐惧抑郁症》一书中指出:“所有抑郁症患者的一个特征是,他们都试图尽可能长地藏躲在‘一切正常’的表象后面”,“他们巨大的自控能力和强大的意志,仍然使他们去履行每日的义务和要求,而把他们的疾病留给自己,不让身边的人有所察觉。”

  如今,日本社会对相关症状重视,让社会积极关爱抑郁症患者,而不是疑惑、排斥。除了医疗干预外,或许就像歌里唱得一样“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蒋丰)

  尽管去年巴西为世界杯盖的那座最贵球场,现在唯一功能,是当巴士的停靠站,主办运动赛事的国家仍然前仆后继继续新建场馆。

  歹戏要如何收场呢?与其期待各怀鬼胎的各国足联,别忘了我们才是最终的金主。如果国际足联不加速改革,大家应该全力杯葛赛事、纪念品,还有赞助的厂商,好让他们知道,人们爱的是足球,而不是被少数人当禁脔的足联。(方祖涵)

上一篇:境外媒体:中国阅兵释三信号 香港迪斯尼须化挑战为动力

下一篇:安徽11选5联合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