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洪君:“中国崩溃论”非美国主流 “冰岛式破产”难救希腊

 17/10/17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皇冠新网址

于洪君:“中国崩溃论”非美国主流中国韧性被低估

于洪君会见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来源:香港《文汇报》

  7月3日电 随着债务危机升级,希腊应否脱欧再引热议,香港明报3日刊文称,冰岛经历破产后浴火重生,其成功经验引起不少讨论。但相比之下,希腊危机跟冰岛并不相同,冰岛危机的起因是银行过度借贷,希腊危机的始作俑者却是政府。希腊2010年及2012年分别接受两次贷款援助,以厉行紧缩政策为条件,大削开支福利,结果令低下层受罪,经济亦乏起色。

  文章摘编如下:

  5月11日电 香港《文汇报》11日发表文章称,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于洪君指出,没有多少美国人认为中国若干年后会走向崩溃。在交流中,他发现,国外智库过去谈中国,总是喜欢谈“问题”,而现在,他们认识到中国的优势和韧性被低估了。

  文章摘编如下:

  “我经常跟外国智库打交道,大家真诚相见,理性交流,可以增进了解,避免相互间的妖魔化。”前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中央对外联络部原副部长、全国政协外委会委员、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于洪君担任中联部副部长时曾兼任当代世界研究中心主任,是重要智库的领军人物。他积极推动中外智库交流,很多国外智库成了他们那个中心的好朋友、好伙伴。

  “由于工作关系,近些年我多次去美国和欧洲访问,接触了不少美欧智库的‘大腕’,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欧盟委员会前主席普罗迪,俄罗斯前外长伊万诺夫等。我们有时会从早上9点谈到晚上6点,没有观光,没有大餐,一谈就是一天。从双边关系面临的困难到解决问题的路径,从各自国家的治国理念到人类社会的发展愿景,从此起彼伏的地区冲突到层出不穷的全球性问题,可以说无所不谈。”

  “中国崩溃论”非美主流

  有媒体报道称,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曾预言,20年后中国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我问过很多美国朋友,希拉里是否做出过如此令人诧异的预言,他们听了后相视一笑,都说没有哪个美国人相信未来的中国会成为最贫穷的国家,也没有听说希拉里讲过这样的话,她也不太可能讲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

  美国知名学者沈大伟近期发文唱衰中国,从“温和知华派”转向“中国崩溃论”,备受外界关注。于洪君告诉记者,“我就此专门问过美国的政要和学者,他们说相关文章确实在美国引发了广泛关注,但这不代表大多数美国人的观点,没有多少美国人认为中国若干年后会走向崩溃。如果这样的论调成为主流,美国对华政策和战略都要调整,这是无法想象的。他们还打趣说,二战后不久就有人预言美国深陷危机,甚至预言美国要严重衰败,但美国还不是存在到了今天?”

  中国优势韧性被低估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与克鲁明均认为脱欧对希腊未必是坏事,斯蒂格利茨近日撰文指出,希腊人倘接纳债权人的方案,意味几乎看不到头的萧条,投反对票则可获得决定未来的机会,“尽管不如过去繁荣,但要比当下昧着良心的折磨有希望得多”。

  希腊一旦脱欧何去何从?执政Syriza内部极左派系主张效法北欧国家冰岛在2008年金融海啸后做法,将国内银行国有化及脱离欧元区,摆脱债权人掣肘,重建国家经济。冰岛经历破产后浴火重生,其成功经验引起不少讨论。

  冰岛总统格里姆松较早前接受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访问时称,他们当年没有听从其他西方国家的警告,没有推出像希腊般的紧缩措施,也没有动用公帑救银行㑳“我们拒绝要百姓为私人银行的过错埋单。”他忆述,当时不少西方政府警告冰岛,但结果冰岛经济很快便重上轨道。

  相比之下,希腊2010年及2012年分别接受两次贷款援助,以厉行紧缩政策为条件,大削开支福利,结果令低下层受罪,经济亦乏起色。

  不过。希腊危机跟冰岛并不相同,冰岛危机的起因是银行过度借贷,希腊危机的始作俑者却是政府。冰岛金融业在爆煲前急速膨胀至国家经济规模的10倍,金融海啸令其三大银行重创倒闭,政府立即接管,实施资本管制,将货币克朗跟欧元脱钩大幅贬值,并借助IMF及其他北欧国家的贷款恢复元气。

  希腊的问题则可追溯至2001年加入欧元区,得以低息发债,为福利等开支融资,并运用财技隐瞒赤字。新政府2009年上台发现财政黑洞远较预期严重,触发债务危机。

  希腊若脱离欧元区,或可效法冰岛透过货币贬值来刺激经济,但却缺乏冰岛的软硬件。冰岛在金融危机后追究银行家与政客责任,将他们告上法庭;希腊导致国家陷入财政黑洞的黑手未被追究,社会怨气沸腾。

  虽然冰岛经验备受吹捧,但冰岛总统格里姆松强调不能向希腊等国建议。他形容,冰岛当年既遇上经济危机,还有道德危机,最令人担心的是社会撕裂,幸好政府在挽救国民信心上所下工夫见效,尤其是成功挽留青年,缔造恢复元气的基础。

  在交流中,于洪君发现,国外智库过去谈中国,总是喜欢谈“问题”,而现在,他们认识到中国的优势和韧性被低估了。

  “人类文明是丰富多彩的,不同社会制度和不同发展模式长期共存是不可改变的。在发展进步的过程中,各有各的成就,各有各的难处,各有各的优势,各有各的短板。彼此尊重,坦诚相见,拓宽渠道,深入交流,互学互鉴,相得益彰,才是‘人间正道’。”谈及中外智库交流的心得,于洪君如是说。

  有论者指出,阿根廷2001年主权违约对希腊更有参考意义,因为希腊需要大幅债务重组才能言复苏。可是希腊的处境远较阿根廷当年复杂。阿根廷违约后让货币大幅贬值,提高竞争力,又刚好赶上国际商品市场大牛市,借助丰富农产与天然资源推动经济复苏,不过违约令阿根廷一直无法重回国际融资市场,经济近年随着商品需求放缓而再陷衰退,去年再度违约。

  而对希腊来说,一旦违约及脱欧,便意味着在兵慌马乱之际恢复旧货币,却不具备阿根廷那样的自然资源优势,亦缺乏冰岛那样的人和条件,风险远难估量。

本文由澳门百家乐官网http://zdtech.cc/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台媒 不应片面解读公路收费新规

下一篇:新华侨报 恭王府的故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