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侨报 看见钱的诱惑

 17/05/25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博彩

新华侨报:筹备奥运让东京上演掐架戏码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看见钱的诱惑

画作“税吏” 图/联合报提供

  6月2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2日刊文称, 2013年9月,当日本东京被宣布为2020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时候,日本全国上下是多么的欢腾。然而,这种以喜悦为主的气氛实在没有持续太久。自选定新国家体育馆的设计方案之后,大小麻烦从来没消停过。其实,政府在场馆选定上应考虑纳税人的感受便可避免这些麻烦,但仅在“开源”这一部分,就上演了一场掐架的戏码。

  文章摘编如下:

  据法新社报道,5月18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大臣,同时也是奥运担当大臣的下村博文表示,由于原先的设计过于庞大,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也不可能在预计的2019年橄榄球世界杯赛举行之前完工,因此,国家体育馆的建设将相应地缩减。

  其实,这不并是第一次提出要缩减奥运主会场的建设。在2013年10月选定设计方案之后,就已经因为造价过高而对场馆设计东砍西砍。但是,因为承办奥运会等国际大型赛事必须满足容纳8万人、开闭式顶棚、9条田径跑道、可前移至场边的移动式座椅等最低限度的标准,能够节约的部分总是有限的。

  要让新的场馆建起来,奥运担当大臣下村博文采用了“开源节流”的办法。首先,国家体育馆的开闭式顶棚计划推迟到奥运会结束之后再建造;其次,8万个观众席中,将有3万座位被建造成临时座位;再次,奥运会的赛事会比原定计划更多地运用现在已有的场馆举行。这样一来,先前做出的“让多数赛事在选手村8公里范围内举行”的承诺,也就无法完成了。这些措施,都是为了缩短建造时间,削减建造成本。

  “节流”还是好办的——因为奥运场馆是物,自然不必考虑它的感受。但是,在“开源”这一部分,就上演了一场掐架的戏码。

  奥运会在东京举办,东京又是全国最富有的城市,因此,一旦谈到开源,自然是先向东京大财主伸手了。于是,下村博文在会议中向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说明了国家体育馆的缩减计划,并游说东京政府对场馆的建设作出点贡献。

  舛添要一在会议结束后,不满地离开,并在接受《日刊体育》的采访时说道,“中央政府希望东京政府承担约30%的建造费用,这是不负责任的,我们要考虑一下纳税人的感受!反反复复地说‘我们能够建起来’,也是不负责任的,就像二战的日本帝国军队,反复地说‘我们就要赢了,我们就要赢了’,而事实上兵败如山倒,是不负责任的!”此外,他还重申,“既然是国家场馆,东京政府就不应该买单。如果中央政府不够资金建造,那就要考虑一下将体育馆建成市政设施的可能性了。”

  简单来说,舛添要一将中央政府比作二战的日本帝国军,正是因为中央政府既想收揽场馆归属权,又想东京政府做出经济上的支援。然而东京政府财大气粗且务实,表示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希腊破产危机重创欧元经济。十六世纪初的欧洲也曾面临经济危机,荷兰画家昆汀•马西斯在当时绘下多幅具讽刺意味的风俗画,提醒观者处理金钱必须谨慎诚实。其中一幅“税吏”,正在台北故宫“阿尔卑斯皇冠:列支敦士登秘藏瑰宝展”展出。

  马西斯活跃于安特卫普时,此地是欧洲南北货物集散地,金钱交易是居民生活重心。身为艺术家,马西斯对此感到不安。风俗画指的是描绘常民生活的画作,十六世纪才刚萌芽,成为画家观察现实、提出批判的重要舞台 。

  事实上,对于新场馆的批评,从选定之后就一直此起彼伏。据《读卖新闻》报道,2013年,日本著名建筑师i傥难辶弦炼嵝鄣仁倜ㄖΓ?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会场提出质疑,认为它过于庞大,并且与周边明治神宫外苑的历史景观不协调。此外,据美联社报道,2014年7月,500多名市民在旧场馆外进行游行,表示“我们需要一个节约经济的奥运会!” ,“新场馆要符合市民的需求”。

  话说回来,如果政府在场馆选定上曾认真倾听日本国民的声音,发现日本国民的需要,考虑过纳税人的感受,而不是一味地“死要面子活受罪”,或许也就不至于到了今天这个“骑虎难下”的地步了。(蒋丰)

  在“税吏”中,马西斯的笔触逼真勾勒出当时金融业者的工作情境。戴着眼镜的税吏,拥有刻薄却严谨的眼神:另一名税吏指着账本的手仿佛指向观者,提醒观者经营事业必须谨慎诚实,因为贪婪往往会引人走向犯罪和欺瞒。

  画中细节如散落的钱币、架上的天平,皆暗藏许多道德意义,藉此批判当时人的行为举止。马西斯创作时适逢安特卫普的经济危机,如何正当处理金钱,在当时是最重要的议题。(摘编自台湾联合报 记者:陈宛茜)

本新闻版权归澳门博彩网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中国时报:奥巴马访非弦外之音 须从每个人的餐桌开始

下一篇:大公报:美国先礼后兵 二战时期的台湾海域空战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