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须冷静深刻的反思“太阳花”运动

 17/06/13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博彩

  8月14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14日刊文称,中国与美国之间,由于历史、文化、种族、语言、教育、地理,以至意识与社会形态等方面的众多差异,彼此打起交道来也确实不容易,应尽量争取做到有效沟通各自的想法和思维,增强理解并减少误判。所谓误判,最常见的原因,就是以自己熟悉习惯的经验意识,去推演判断对方的动机意图,后果可能阴差阳错,也会让人啼笑皆非。

  文章摘编如下:

  3月18日电 去年3月18日台湾“反服贸”群众占领“立法院”抗争,至今届满周年。台湾《联合报》18日社论称,这场俗称“太阳花学运”的事件,除在当时激荡人心,更对台湾政治、社会、经济各方面都造成了冲击。在事件周年回顾这场波澜,我们不妨从比较冷静而深刻的角度,来反省“太阳花”运动的得与失。

  文章摘编如下:

  社会文化氛围方面,中美之间目前交集往来甚多,矛盾冲突也不少。对中美关系的评估预测,美国的各种媒体自然也是七嘴八舌,现实与合作观点占主流,对抗和敌意的说法也不是没有。

  有时会出现这样有趣的现象,美国某个作者在某个媒体发表的文章观点,可能谈论对中国的冲突策略,该文章如果被中国网站翻译转载,便引起中国读者的一片愤怒声讨,好像中美两国进入了开战状态。

  其实,美国并没有官方媒体和国家通讯社。除非某个消息发自于美国政府网站,或由美国政府权威人士正式宣布,其它观点意见也就只能代表某个作者或出版单位的独立或个别说辞,自由言论,仅供参考,不必太过认真。所以读美国来的东西,首先应该考察验明出处,公开发表并非意味着代言官方。

  意识形态方面,美国与中国不是一回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在国际舞台上,美国也不愿意看到中国来争当老大。但这是否就意味着美国希望颠覆灭亡中国?

  仔细观察一下美国的行为轨迹,其实它一贯如此,也不只是针对中国,不必大惊小怪。颠覆中国,对美国有什么实际好处吗?灭亡中国,能灭亡得了吗?中美政党和政府间非敌非友,但将保持交往共处,这就是现实的选择。未来如何,只能走着瞧。

  纯就一场社会运动的能量与效果而言,“太阳花”学运不仅吸引了社会的广泛注目,它也获取了许多民众的声援,并迫使执政者作出退让。参与者在抗争过程中展现组织整合、跨区域联机的能力,让外界看到新世代的活力与创意,也成功唤起社会对这一代青年困境的正视。这点,表现在去年底年轻世代的踊跃投票,以及当局重视“婉君”(网军)力量,都是正面的发展。

  但是,如果放在台湾民主的进程看,这场学运对于政治的演化却是一颗意外的炸弹,对台湾好不容易建立的法治价值造成了严重破坏。原因是,这个以“青年”和“学生”面貌为表的社运,虽以其特殊的清纯攫取了民众的同情,但它采取的“占领”手段,却?越了社会抗争的法治界线,包括后来的包围警局及拒绝应讯等,皆有假借抗争的道德性来瘫痪体制的危险。

  深一层看,学运的幕后指导者不少是来自民进党内外环的绿色力量,也许学生们不觉得自己受到“利用”,但后来的发展却产生了这种效果。民进党不费吹灰之力,仅拾取学运的落果即在“九合一”选举大胜,这难道不是民主的歧路与中挫?

  “三一八”学运之所以有这样的“双面性”,是时空条件碰撞的偶然与必然。从小环境看,近年经济成长的低迷导致薪资的停滞,房价的飞涨导致新世代“相对剥夺感”的恶化;于是,一个服贸协议的导火线,便引爆了青年世代的集体狂潮。

  然而,把“三一八”学运放在“颜色革命”这样的脉络中模拟,其实是一个错误而危险的思维。无论如何,群众以“占领官署”的非常手段从事抗争,完全?越了民主与法治。

  再说,群众在占领“立法院”后又攻占“行政院”,几乎是视当局和公权力如无物;如果当夜“行政院”没有设法清场,那么,台湾陷入无“政府”状态不是没可能的事。人们愿意看到台湾社会坠入那步田地吗?

  简言之,台湾社会一向很乐于看到不同群体的群众站出来争取权益,一般民众对于弱势群体也始终怀抱同情;但是,“太阳花”运动诉诸非法的占领手段,藉用学生的清纯挟带偏激的政治诉求,不仅使公权力与社会秩序濒于倾颓的险境,也导致外界无法以理性的态度探讨相关问题的是非曲直。

  尤其讽刺的是,理当议决台湾社会大政的“立法院”遭到瘫痪,大批乌合群众却在街道上大谈“国是”。

  美国这边也存在“以己之心,度中国之腹”的情况。譬如对中国希望取代美国作世界老大的估计,基本属子虚乌有。中国人最大的愿望,从来都是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再与邻里街坊相处好,便接近“小康境界”甚至“世界大同”的理想了。中国儒家虽然主张“兼济天下”,但这里的“天下”乃指华夏中国而已,并非西方基督教所鼓励的那种全球文化使命感,原来的“输出革命”也过了时。

  对中国军事力量的外侵性,美国也多有夸大其词,无意间把中国当成了日本,或者美国自己。自元朝成吉思汗以降,虽不能完全排除中国出兵境外的情况,但绝对没有开疆拓土,占领殖民的先例。中国的国防力量确实只关心国防。(伟达)

  面对“太阳花”的怒潮,社会大众又应如何看待?比较诚恳的办法,应该是各界努力从制度上寻求破解低薪、高失业及高房价之道,例如“行政院”提出“加薪四法”、柯文哲承诺广建社会住宅,皆在朝此方向前进。比较虚伪的应付,则是言必称青年与“婉君”,表面上对他们争相拉拢与呵护,却无意对其困境作任何实质的改善。

  更恶劣的方式,则是将少数“领袖”捧为英雄,鼓动他们继续在各个阵线进行抗争,藉此收割自己的政治利益,却对整个世代的处境不闻不问。曾参与那场运动的青年,应该能分辨得出自私政治人物的嘴脸吧!

上一篇:联合早报 希腊危机启示—欧洲一体化走在重要关口

下一篇:中国时报 慎防“投资移民”在欧洲的暗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