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 希腊危机启示—欧洲一体化走在重要关口

 17/06/14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全讯

  4月14日电 在美国金融海啸之后,全球经济增长基本上是步履巆跚。新加坡《联合早报》14日刊文称,从2008年开始,全球经济便进入了新平庸时代。当前世界各国不得不为摆脱这种新平庸而出台各种政策,但除美国之外,其效果都不佳。所谓“新平庸”,主要是指由于投资不足,以及低信心、低增长、低通货膨胀所造成的经济恶性循环,从而使得经济增长持续低于长期平均值,而且就业疲弱不振。

  文章摘编如下:

  7月6日电 针对债务方案,希腊政府7月5日进行公投,让人民决定是否继续接受国际债权人提出的援助方案。而欧盟国家领导人则认为公投事关希腊是否退出欧元区。对此,境外媒体关注称,“希腊退欧”一词似乎从未显得如此真实过。希腊危机何以至此?其原因和教训值得反思。

  美国《侨报》日前刊发社论表示,希腊的教训告诉我们,高福利已经变成一些国家的不可承受之重,必须进行变革。福利国家模式通过政府的二次分配人为缩小了收入差距,副作用就是这种经济模式不鼓励努力工作,却反而促进享乐主义的抬头。如今,希腊失业率已经连续多年高于25%,青年失业率更高达48%,平均两个年轻人就有一个没工作。

  一般来说,目前所说的新平庸主要起因于2008年的美国金融海啸。在美国金融海啸之后,全球经济增长基本上是步履巆跚。金融海啸前的2003年至2007年全球平均经济增长率为5%左右,但是在金融海啸之后的2008年至2014年,全球平均经济增长率下降到3%左右,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率更是下降到只有1%。

  造成新平庸的原因很多,但是最为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各国竞相推出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竞相进行信贷过度扩张。我们可以看到,美国金融海啸之后,各国政府为了救经济,基本上都采取了信用过度扩张的政策,向市场注入大量的流动性,把正常的市场利率推低到极端的水平,比如零利率及负利率。

  本来把金融市场的利率推低,是希望借此来降低金融市场的融资成本,鼓励企业利用低成本的资金增加投资,从而创造市场的就业机会,然而除美国之外,信用过度扩张的货币政策并没有让这些国家经济走出困境,反之不少国家所面临的困难与问题更大,陷入了新平庸的困境。

  而这种困境,在各国的经济生活中主要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一是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以来,全球总债务增幅竟然比金融海啸前七年(即2000年至2007年)全球经济欣欣向荣的时期增长更快。

  而各国的债务快速上涨,大量的流动性从银行体系中流出,并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以各种方式推高各种的资产价格。比如美国标普指数从2009年的666点上涨到目前有2100多点,道琼斯指数由6000点上涨到目前18000点,上涨幅度都达两倍以上。欧洲、日本等国的情况也是如此。

  与此同时,不少国家的房价全面上涨。比如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的房价,在这个期间都出现快速飚升的情况。

  可以说,以信贷过度扩张来让负债水平高企,无论是政府持有债务还是企业及个人持有债务,都会拖累经济增长并增加金融危机之风险,进而可能导致经济陷入严重衰退与危机。

  也就是说,如果经济繁荣是建立在信用过度扩张的基础上,当这种信用过度的增长超过了服务于实体经济的临界点时,那么债务的利率负担就会把收入增长吃掉,企业及个人偿还能力就会出现问题,就算央行把利率降到到零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大型的“去杠杆化”就会发生或金融危机就会爆发。也就是说,如果用一个泡沫来掩盖另一个泡沫,那么一场新的金融危机也不可避免。

  二是新平庸现象造成了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全面下降。从相关的资料来看,台湾地区、日本、韩国、美国和德国的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1991年时分R%是51.6%、52.3%、46.1%、55.9%、53.7%,至2013年时分R%是44.7%、51.9%、43.4%、52.8%、49.6%。也就是说,在金融海啸之后,这个期间科技行业的能者通吃及信贷过度扩张全面推高资产价格,从而使劳动者的薪资报酬增长停滞,占GDP的比重也全面下降。

  三是金融海啸之后社会财富分配更是出现了严重的两极分化。比如美国在这个期间,美国贫富差距达到空前的程度。美国加州大学萨伊教授的研究指出,2012年全美顶尖1%高收入组别的收入激增19.6%,而其他99%的收入增幅仅为1%。因此,1%的高收入组别占2012年全美居民收入总值高达19.3%,所占比例之高,为1928年以来之最。

  分析称,希腊危机向世人传递出的另一个重要讯息是:债主除了号召希腊人勒紧裤腰带,还要帮助其制定真正能刺激经济增长的复苏计划。债权人只开紧缩这一张药方,目前看来效果不彰。

  而希腊危机告诉我们的另一个教训是:欧洲一体化进程艰难,各成员国都必须做出让步,才能使其避免解体的命运。世界上任何一个经济、政治共同体创立之初,都有美好愿景。但在前行之路上,由于步调不一致,往往会遇到各种难以预料的问题。货币和市场一体化,使得优势资本在竞争中赢家通吃,具有优势竞争力的国家如德国获得更广泛的市场、更多的税收,成为赢家。

  该社论指出,欧洲一体化如今正走在一个重要的关口,希腊危机的爆发和解决,有着重要的示范意义。如果希腊不肯缩减福利,已经受够了紧缩之苦的葡萄牙和爱尔兰很有可能步其后尘;而如果希腊退欧,则将给欧洲一体化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若双方能跳出之前紧缩换贷款的死循环,以最大的诚意探索新的援助方式,对欧洲乃至整个世界来说,都不失为一件幸事。

  公投结果 攸关欧洲安全

  新加坡《联合早报》6日报道称,7月5日深夜,反对阵营的支持者继续在雅典街头庆祝公投胜利。不过,欧洲却有各种不同反应。

  德国保守派资深政客汉斯•米切巴克形容,目前的结果表明,希腊选择了“孤立之路”。比利时财政部长则表示,“不接受”的结果会导致局面更复杂。

  德国国际和安全事务研究所的托卡尔斯基说,公投结果的冲击可能更广泛,它“将决定欧洲一体化的未来轨迹”。

  香港《明报》6日报道则援引政治评论员哈齐斯观点称,青年选民会否踊跃投票是左右结果的关键因素,选前民调显示这个阶层的人群多达有八成会投反对票,他们愈踊跃,反对阵营胜出的机会愈大。希腊青年失业问题严重,25岁以下国民的失业率接近60%,不少人迁怒欧洲强加希腊的紧缩方案破坏就业市场。

  不少专家警告,不论公投结果如何,希腊危机短期内不会化解,经济与债务困局难以看到出路。法兴分析师指出,无论公投结果如何,外界均需时间搞清楚情况,不过欧元区已受到太多政治伤害,无法逆转,急需加速结构性改革。

  如果把资本投资收益计算在内,此一顶尖高收入组别占全美收入比例,由2009年的18.1%增加到了2012年的22.5%。也就是说,过去五年,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看上去是保证美国经济没有走上1929年那样经济大萧条之路,并让美国经济从危机阴影中走出。但是从该政策获得最多利益的是少数富人,而不是全体美国人民。在美国是这样,在其他国家的情况也是如此。

  总之,金融海啸已经过去了七年,在此期间各国政府都在采取信贷过度扩张的方式救经济,但是这些政策不仅没有让各国经济走出当前的困境(除美国之外),反之造成了各国经济增长中严重的后遗症。这里可能有人口结构及环境变化的原因,更多的是政策因素所致。因此,各国该是对这些政策因素进行反思的时候了。(易宪容)

  台湾《联合报》6日文章分析,希腊地处欧洲东南角,历史上一直在对抗外来侵略,这次对国际债权人纾困条件的公投结果,不仅攸关希腊未来,也会影响欧盟领袖如何处理眼前的巨大安全挑战。

  香港《商报》3日刊文称,齐普拉斯立场的出尔反尔引发债权人愈发不满。若希腊公投说“不”,债权人将不再与希腊进行新的谈判,希腊将失去在欧元区的根基。双方的强硬表态令希债危机前景更显扑朔迷离。

原文链接:http://www.cbzxwsy.com/PdIgC/HXSFDqfkLzGs.html,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上一篇:港媒:逾7成内地客青睐自助游 日本媒体拿天皇“做文章”玄机何在?

下一篇:联合早报 须冷静深刻的反思“太阳花”运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