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迎“史上最大旅游团” 钱少、人累、受气、挨骂

 17/09/30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太阳城娱乐城

  旅行团结束两江游览准备登岸。

左图 一名女导游正引导游客准备参观厦门鼓浪屿景区。

  昨天,100多台旅游大巴承载着5000余名河南游客抵汉,开启两天的江城之行。为迎接这个被称为江城“史上最大旅游团”,武汉100多名地陪导游、100家酒店,5个景点、旅游、交通两大管理部门忙活了一天。

  100家酒店、100名导游“不眠之夜”

  “我出来透口气,办公室里十多号人都在加班,空气太闷我都快受不了。”前天晚上,汉口火车站财神广场外,湖北观光假期旅游社总经理胡巍对武汉晚报记者说。作为承接此次“史上最大旅游团”地接旅行社负责人胡巍告诉记者,他们旅行社以前接待最大的团也只有1000人,这次一下子来了这多人,让整个旅行社从今年1月份忙活到现在。

  在湖北观光假期旅游社办公室,先期抵汉的6名河南旅行社工作人员,正边接电话边抽空同湖北观光假期旅游社工作人员衔接分团住宿、分配导游等事项。“100家左右酒店,正在跟我们对接”,胡巍说:“我们要给每个团员分配酒店房间,这么多的人,又是男女老少全部都有,人数还在不停地进行调整,今晚看来要熬到转钟了。”

  胡巍介绍,此次旅游团的规模在5000人以上,由来自郑州、驻马店、开封、邯郸、新乡等河南地市的游客组成,他们将在两天时间里游玩黄鹤楼、两江游船、极地海洋世界、汉口里、户部巷等地。

  吸引如此大规模的旅游团来武汉游玩,也与之前武汉所做的“功课”密不可分。去年底,市旅游局和多家景区联手去河南、河北等地,通过多种渠道推荐武汉游。“这应该算是武汉有史以来承接的,最大规模的外省旅游团。”昨天,武汉市旅游局市场处处长徐铁柱告诉记者。他说,此前武汉市只接纳过“高铁赏花专列”、“千人旅游团”等1000人左右的旅游团。

  徐铁柱称,为接待好这个超级团,旅游局、旅行社、景区、酒店,都准备了多套应急预案,交通、停车等问题还专门向交管局协调报备。

  百台大巴梯次来汉未造成拥堵

  昨天上午8点多,100多台悬挂河南牌照的旅游大巴,从岱黄高速府河收费站陆续进入武汉,他们行进至市民之家,载上在此等待的地接导游,分成多个旅游线路开启他们的武汉之旅。

  上午9点半,最先来汉的4台旅游大巴抵达粤汉码头,200余名来自河南的游客乘坐“江汉朝宗”游船,游览两江四岸。多数人此前并未来过武汉,当浩瀚的长江、3层高的游轮展现在眼前时,“好大的船”,几名小朋友,一马当先冲上了游轮。

  武汉市“江汉朝宗”游船旅游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为迎接这批河南游客,公司征调所属全部6条船,准备了4套方案对接。

  昨天下午4点,记者离开粤汉码头时看到,沿江大道从车站路路口到三阳路路口近一公里的范围内,道路两侧都停满了“豫”字头的大巴车,不过除了在红绿灯道口略显紧张外,总体交通并未出现异常。

  记者从各对接景区了解到,由于旅游团是从河南各地分批次抵达,来汉的旅游大巴并未刻意排队通行,因此未对昨天江城交通带来太大压力。

  昨天,极地海洋公园几乎被河南旅游团“承包”了。“热烈欢迎‘鄂豫有约万人行’大型团队光临!”海昌极地海洋公园门口拉起横幅。中午12点左右,不远处的停车场停放20多辆旅游大巴,齐刷刷都是河南牌照。甚至进入公园,满耳听到的竟是一水儿的河南方言。

  园方在大门一侧开了个河南游客专用“VIP通道”,并延长一个小时闭园,海洋剧场的海豚白鲸互动表演昨天也增加一场。

  园方还透露,今明几天,还将有几千名河南游客赴武汉。

  吃啥不重要,玩得开心就成

  昨天早上6点,来自河南南阳的李阿姨就坐上了来武汉的大巴,同行的有家里的妹妹和两个嫂子,以及其他50多名团员。在孝感服务区匆匆吃了一顿热干面当午餐后,一行人中午12点多抵达此行第一站,极地海洋公园。

  由于是低价游——这两天所有景点的门票以及住宿费、来回车费在内,每个人只需付费399元,所以旅行社并不提供餐饮,一路上吃喝需自己解决。李阿姨的包里就装了不少面包、点心、香肠、水果等好多食物。“我们主要就是想出来看看风景、见见世面,吃啥都成。”不少河南游客都表示,他们对吃的不太在意,只要玩得开心就好。

  “我们不想在家当‘留守老人’,孩子成家立业了,孙子也大了,轮到我们出来玩玩了。”李阿姨说,退休后她就经常和妹妹还有嫂子一起报团去旅游,但没来过武汉。也有搞“全家总动员”的,河南游客刘女士就带着8岁的儿子和婆婆一起报团参加了这次活动。“河南还没有大型的海洋主题公园,儿子特别想来看动物,这不,到了这就赖着不走了。”

  下周还有个“香港赏花专列”

  为何会形成数千人规模的超级旅游团?来自河南的导游分析,数千人规模的旅游团,客观上可以通过规模优势,吸引景区、酒店、地接社以超低价承接。这样一方面对游客具有较强的价格吸引力,另一方面也让景区、酒店、地接社从规模上获利。

  武汉“江汉朝宗”游船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如果平常一条游览船上座率在50%左右,接待这样的超级团起码可以保证每条船有80%以上的上座率,虽然船票给了超级团很大的优惠,但公司可以通过人数规模而最终获利。

  此前,武广高铁于2009年底开通后,武汉曾经迎来了一波“千人团”、“高铁团”的小高潮,但由于准备不充分,当时出现了交通拥堵、导游资源有限、景点接待能力不足等问题,使武汉本地游遭遇了不小的尴尬。

  近年来,随着武汉市的发展以及旅游资源的逐步挖掘,这样的尴尬也在逐步减少。为了解决大巴的停靠、出行等问题,旅游局专门同交管局进行了协调,在每个游览景区附近都专门设置停车位,供大巴停靠。此外,再加上旅游团错峰抵达,各景区附近并未出现异常的拥堵。

  徐铁柱称,由于武汉旅游资源近来年不断提档升级,武汉已成为境内外游客中部必游之地,目前武汉旅游高峰期间,一天就可以接纳20万名外地游客。下周还有一列“香港赏花专列”从深圳开往武汉,这趟专列上所有车票已被旅行社提前预定,赏花旅游团70%成员是香港游客。

  右图 导游正在为游客讲解西安城墙的历史。

  本报记者 郑 彬摄

  阅读提示

  近期,云南再次出现导游辱骂游客事件,又一次将导游这个职业推至风口浪尖,也引起了社会对导游群体生存现状的关注。游客抱怨导游素质不高,乐于“导购”而非“导游”;而导游却连声叫屈:素质不高是因为收入低,没地位。究竟是何原因,让曾经风光无限的导游职业走入如此尴尬境地?旅游主管部门该拿出哪些措施来保障导游的合法权益?未来,导游职业的发展方向又该如何?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现状:钱少、人累、受气、挨骂

  “钱少、人累、受气、挨骂”,是导游们比较集中的反映。

  “没入行之前,也觉得做导游挺好,可以免费到世界各地旅行,但真正入了行,干了几年后发现,做导游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风光。”北京导游杨晶说,现在,大多数导游没有基本工资,只有约半数导游有些带团补贴,而绝大部分导游的收入要“仰仗客人消费”。

  杨晶告诉记者,她属于有补贴的那一种,靠每天带团才能领到200至300元不等的补贴(要看带团的远近),有时候客人给一点儿小费,但数量不多。所以,她必须天天带团,才能获得生活的基本所需。“一般旺季会多赚一点,淡季时收入会很少”。

  据了解,目前,国内导游分为签约导游和社会导游两种。前者归旅行社管理,有底薪和保险,劳动权益相对有保障;后者属兼职人员,无固定收入、无社会保险、工作稳定性差。根据国家旅游局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全国取得导游资格证的人数为95万人,其中社会导游人员数量占全国导游人员总数的70%左右。显然,社会导游已经成为各地旅游接待的主体力量。

  记者调查发现,当前社会上出现的“强迫购物”“擅自增加自费项目”等不良行为大多是社会导游所为。对此,这类社会导游也有苦衷:“没有一个导游愿意强迫游客购物,这也是无奈之举。”张玫在天津从事导游职业已经3年多了。在她看来,由于大多数导游和旅行社都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不能享受社会保障,属于自由职业者,有团就带,没团就休息,即使资历老一点的导游,到了淡季也是入不敷出。因此,为了赚钱生存,“强制”游客消费就成为许多导游的一种选择。

  除了为生计奔波,导游们还夹在旅行社和游客之间,是一个容易引发矛盾的群体。采访中,不少导游表示,导游素质备受社会诟病,这让他们觉得冤枉。“如果游客和导游的素质都提高了,相信之间的矛盾会大大减少。”内蒙古某旅行社导游李娜说,现在游客和导游之间的矛盾很大,很多事情,站在游客的角度,会觉得游客的做法正确,而站在导游的角度,又会觉得导游其实也有很多辛苦和无奈,希望双方都能相互理解。

  记者注意到,为避免矛盾、规避风险,一些导游在接团前会和游客申明是不是购物团,要不要进行购物消费,并且还要签订书面协议。涉及旅游线路临时更改,导游也会征求所有游客的意见,待游客签字同意后再调整旅游线路。“一旦发生游客投诉,这些协议书是保护我们导游权益的唯一凭证。”李娜告诉记者,大多数导游都是社会导游,跟旅行社没有劳务关系,出了事旅行社也不会主动承担,“如果没有证据,我们只能认罚”。

  症结:“不合理低价”是根源

  对于数量众多的社会导游来说,是何原因让他们一边说无底薪无保障,一边又不愿与旅行社签约?曾经做过导游的马媛媛告诉记者,“签约导游有基本工资和社会保险,但工资实在太低,每天还要朝九晚五地上下班,没有一点儿自由。与其那样,还不如自己单干,只要肯吃苦,也不比签约旅行社挣得少很多,更何况在淡季时还可以做点别的,比如去商场打工等”。

  表面上看,导游背负“恶名”与工资收入过低有关,而更深层次原因则是旅游行业已经进入微利时代。中青旅有关负责人表示,随着OTA(在线旅游)对传统旅行社的冲击,传统旅游行业的竞争环境和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传统旅行社正在经历业务下滑和利润缩减的阵痛。因此,一些旅行社为降低成本,不断挤压导游基本工资待遇和旅游线路上的服务项目,拉低产品价格。

  国家旅游局监督管理司司长彭志凯认为,“不合理低价”问题是我国旅游市场秩序的“百病之源”。据了解,组团社低价揽客——地接社“买团”抢客——导游胁迫消费赚“返点”来“填坑”,已经成为旅游行业的一种畸形“食物链”。

  北京某旅行社负责人杜光说,目前那些团费明显低于成本的几百元甚至几元的低价团,往往是由组团社组织游客,地接社从组团社手中买团,导游再先自己垫付费用从地接社买“人头”。对于导游而言,是负债接团,“人均数百元的‘坑’,不想亏本,就只能想办法赚钱填坑,而游客消费购物无疑是最直接获得收入的方式”。

  “为了让游客消费,威胁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我都见过。”作为一名旅游爱好者,在北京某外企工作的张培说,也许导游变“导购”的原因确实是因为收入低、无保障,但源头还在旅行社,如果不是旅行社推出低于成本的特价团,扰乱市场秩序,谁还会冒着违法的风险强迫游客购物?张培说,有关部门应该对涉事旅行社采取“导游强制消费被投诉,旅行社一起受罚”的“连带制”。

  马媛媛说,旅行社低价揽客,亏损成本压给导游,导游被迫要求游客消费,一环扣一环,很多问题都是这么来的。“如果不改变目前旅游市场的运作现状,提高导游素质只能是一句空话。”

  对策:加强劳动权益保障

  谈及导游目前的职业状况,杜光说,“跟以前完全没法比。以前做导游,有服务单位,有基本收入保障,而且导游很难考,要博古通今,形象气质要求也高,那时的导游走出去,是很受人尊重的”。导游前途堪忧,引起了相关部门和专家的高度关注。

  “导游的生存离不开旅行社的健康发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合同管理处处长王永生认为,旅游业确实存在淡旺季明显、人员流动性强等行业特点,但这些特点不能使之脱离于法律监管,企业竞争不应该压缩员工合理的劳动报酬和社会保险。“企业竞争应该是向上竞争,而不是探底竞争。”

  “导游问题关键在于薪酬制度改革。”国家旅游局监管司副司长唐兵说,导游薪酬制度改革一直受到非常大的阻力。旅行社要想留住导游人才,首先要建立合理透明的薪酬制度,依法规范小费和佣金;其次,要落实“五险一金”;第三,要为导游提供职业培训机会,使他们的上升渠道更通畅,职业前景更明朗。

  记者注意到,国家旅游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华全国总工会近日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导游劳动权益保障的指导意见》提出,旅行社应建立和完善劳动报酬分配办法,合理确定基本工资、带团补贴、奖金等,按照旅游法、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及劳动合同约定,按月足额向导游支付劳动报酬。旅行社临时聘用导游,应按照旅游法及劳务协议约定,按时足额向其支付导游服务费用。旅行社应依法参加各项社会保险,按规定为与其签订劳动合同的导游办理相关社会保险手续,足额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

  学历不高,文化修养差也是影响导游素质的重要原因。唐兵认为,在制定合理薪酬、奖励机制的同时,应该尽快建立健全针对导游的以职业技能、专业素质、游客评价、从业贡献为主要测评内容的导游绩效奖励制度,探索建立基于游客自愿支付的对导游优质服务的奖励机制。她相信,到导游收入公开合理化,职业荣誉感越来越强的时候,导游行业必会受到社会尊重。

  为破解导游困境,同程旅游网CEO吴志祥表示,同程已经建成导游点评奖励系统,“对于优秀导游,将针对满意度高的单团进行单笔奖励,同时,对年度优秀导游将给予额外奖励”。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则认为,在增加导游收入方面,应该引导游客认识到导游的价值,给予导游更多的肯定以及“阳光、合理的服务费”。

  方向:让游客自主选择导游

  传统旅行社的导游因强制购物而背负“恶名”,已是不争的事实。而基于互联网的“私人导游”服务则是一种创新的出游方式。记者发现,OTA推出的“私人导游”模式正逐渐盛行,这让传统的旅游行业大呼“狼来了”。

  近年来OTA发展迅速,携程、去哪儿、同程、途牛等多家网站也纷纷抢食旅游蛋糕,新的在线旅游模式层出不穷。记者打开搜索网页,输入“当地人”三字进行搜索,很快就找到了“去哪儿网”的“当地人旅游”平台。在这里,你只需选择感兴趣的当地人,通过私信或电话的方式沟通旅游线路,就可以完成一次随心所欲、如同生活在当地的旅行,并且不受传统旅行社“条条框框”的限制。

  然而,“私人导游”服务看似便利的背后,质疑声也从未间断。不少网友认为,这种游离于监管之外的导游服务交易,很容易滋生“黑导游”,游客权益也面临诸多风险。记者了解到,根据《旅游法》规定,任何人从事经营性质的导游服务,必须取得相应的资格证。所以,严格来讲,这类服务存在着违法经营的嫌疑。交易中,可能存在顾客违约跑单、服务中产生纠纷不好解决等问题;也有可能不法分子用假身份证进行注册,不能完全保证安全性,如果出现人身伤害问题,双方人员和网站都有责任。

  也有专家表示,“私人导游”的发展前景尽管存在风险,但它对旅游市场的冲击却已是不争的事实,无法回避。随着我国游客出游方式从观光游向休闲度假游转变,游客结合自己的行程计划,增加对导游素质的全面考量,一专多能的导游会更受欢迎。“互联网正在把导游从旅行社中解放出来,重新整合,让游客自主挑选导游。未来,‘私人导游’模式可能会改变整个导游市场。”吴志祥说。

  文/本报记者张驰 张希为 通讯员廖承志 易兰静 图/本报记者 周迪

  正是看到这一机遇,途牛网CEO于敦德表示,途牛的“导游管理系统”最终将实现不仅能提升导游服务水平,更能够在产品上形成差异化定价。所有导游信息都将在产品页面显示,游客可以在某一条产品线路中,看到这条线路多位导游的姓名、照片、带团时间、擅长区域、评价等。同时,根据所选导游的不同,产品整体价格也将有所变化,比如游客选择金牌导游的价格要比同一条线路普通导游的价格高。于敦德说,这一系统的建立,不仅能刺激导游良性竞争、提升自身服务水平,差异化产品定价还能够满足不同用户的出游需求。

本新闻转载于申博官网http://www.91zhengpin.com/,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上一篇:美国一所学校现1200万年前鲸鱼化石 海信 “聚享购”大屏电商平台上线

下一篇:显瘦还得靠皮裤 父母不必焦虑烦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