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折”重伤分级基金 引领融资租赁A2P行业发展

 17/05/29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新濠天地

  柏可林 摄

  2月7日下午,“经济新常态下的融资租赁互联网金融高峰论坛暨钰诚集团e租宝(2015)年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国贸促会贸易推广交流中心、安徽日报报业集团徽商杂志社联合主办,中国对外贸易理事会协办,钰诚集团、徽商理事会承办。

  会议中,来自财经领域的百余名专家、学者,以及来自“一行三会”相关主管部门嘉宾就经济新常态下的融资租赁与互联网金融创新进行了深入探讨。著名经济学家樊纲、温元凯、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人、会长黄震等受邀专家以“新技术、互联网,与中国的金融发展与结构升级”、“经济新常态下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机遇”、“互联网金融的法律与风险控制”为题进行了主题演讲。

  成也杠杆,败也杠杆。一年来风光无限的分级基金在这一轮去杠杆行情中伤情严重,最令市场恐慌的莫过于分级B净值暴跌引发下折,让一些投资者损失惨重,如转债进取(150189)跌幅一度超过80%。一时间,“下折”仿佛成为魔咒,使得B份额遭到大面积的恐慌性抛售,导致分级基金整体出现较大程度的折价。

  今年7月初爆发的分级基金下折潮已引发监管部门高度关注。有知情人士透露,针对分级基金下折带来的交易风险,深交所和证监会正在征求部分基金公司的意见,届时或将出台旨在保护投资者利益的分级基金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政策。

  “7月10日,我的基金资产缩水了60%。”基金投资者朱慧(化名)在查阅自己的基金净值时惊呆了。

  朱慧买的这只基金才成立一个多月,“购买的时候这只基金还非常紧俏,甚至设有限购条款,没有想到资产缩水来得这么快”。

  为何遭遇如此巨亏,原来朱慧买的是一只分级B。

  分级基金并不是新事物,但是随着2014年股市开启新一轮上涨,分级基金开始大放异彩,甚至出现了不少涨幅超过300%的牛基。

  在此诱惑下,朱慧在2015年6月初买入了一只新成立的分级基金。

  不幸的是,分级基金是把双刃剑,在杠杆的作用下,上涨固然涨得快,但在股市深幅调整中,分级基金也跌得迅猛。

  6月中旬开始,A股进入持续调整,从6月15日到7月8日短短17个交易日中,上证指数直泻1600多点,跌幅达32%,分级B们的净值也随之大幅缩水,不断触发不定期下折。

  正是一次下折,让朱慧蒙受了巨大亏损。

  糊涂投资

  “至今,我还没有弄清楚,什么是分级基金下折。”说起自己的损失,朱慧仍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确实,对于外行人来说,分级基金是一种较为复杂的金融工具。

  分级基金是将母基金产品分为A、B两类份额,分别给予不同的收益分配。目前市场所有分级基金基本都是B份额持有人向A份额持有人融资,买入母基金对应的指数基金,从而实现杠杆化的收益,A份额则获得相应的融资利息。

  分级基金下折是分级基金不定期折算的一种形式。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稳健投资者即A份额持有人的利益,约定当B份额的净值下跌到一定价格(一般股票型基金是0.25元,转债基金则是0.45元)时,按照公告规定和一般分级基金合同下折条款的约定,B份额净值调整为1元,所持份额就会对应折算约为原本的1/4。A份额则调整为与B份额对等,多余的A份额以母基金的形式派发给持有人。按照下折条款,分级B份额在下折后其杠杆倍数大幅降低,将恢复到初始杠杆水平。

  换一种拟人化的说法,将分级基金A份额当作弟弟,B份额当作哥哥。哥哥偏好风险,非常激进,弟弟厌恶风险,较为保守。母亲分给哥哥与弟弟一人100万元,让他们自己去投资。哥哥向弟弟提议,让弟弟将100万元借给自己去炒股,无论投资输赢,都保证弟弟本金安全并每年给予弟弟5万元利息,弟弟对此表示同意。于是哥哥就拿着200万元去炒股了。所谓分级基金就是,融资炒股,哥哥即为杠杆基金。

  股市有风险,哥哥炒股如果遇上了股市下跌,哥哥的资金就会先遭受亏损,但无论哥哥亏了多少,不管是50万还是70万,承担的债务是不变的,即最终要还给弟弟100万元加5万元利息。随着亏损,哥哥的杠杆会越来越高,初始用100万借弟弟100万元炒股,亏了70万时,哥哥用30万借弟弟的70万元炒股。

  那么哥哥亏损后,如果将弟弟的资金亏光了怎么办?为了保障弟弟资金的安全,于是哥哥在向弟弟借钱的时候,弟弟就与哥哥约定了向下折算的条款,一旦炒股账户中的200万元,亏到了125万元,也就是弟弟的100万加上哥哥剩下的25万时,弟弟为了安全起见将自己的100万元抽出75万元,账户就从125万元变为了50万元,弟弟25万,哥哥25万,哥哥的杠杆降下来,依然按初始1比1的比例借弟弟的钱,哥哥拿着剩下的50万去炒股。这个过程就是向下折算。

  损失惨重

  本轮股市调整中,朱慧还不是损失最为严重的分级基金投资者。

  很多转债B是亏损重灾区。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8日,招商可转债B、银华转债B、东吴中证可转债B三只基金月跌幅分别为96.60%、95.48%、94.87%,且都触发下折,其中银华转债B近半年累计下跌93.85%,跌幅最大,年初至今累计下跌93.37%,跌幅最大,三项数据排名集体垫底。

  以招商转债进取B份额(以下简称“转债进取”)为例,如果该分级B收盘后的净值达到或是低于0.450元,就触发下折条款。而该基金7月7日的净值从7月6日的0.54元突然跌到0.317元,触发下折。按照基金契约,触发下折的第二个交易日即7月8日是基准日,当天A、 B份额9∶30-10∶30停牌一小时,10∶30后恢复交易;母基金暂停申赎,这一天A股市场继续暴跌,转债进取的净值就跌到了0.071元。7月9日,所有份额全部暂停交易,按照基准日净值进行折算。

  可转债定价主要突出的是股性,与股价息息相关,加之没有涨跌停板限制,因此跌幅远超沪深股指,这也导致了可转债类的分级基金跌幅较一般的分级基金更深,B份额净值萎缩速度快,也意味着杠杆率越来越高。

  如果投资者有10万份转债进取,那么折算日B份额资产为100000×0.071=7100,下折净值归为1,那么这位投资者的基金份额就萎缩至7100份。

  下折后在二级市场的交易价格也会进行调整,根据招商基金公告,2015年7月10日招商转债A份额、招商转债B份额即时行情显示的前收盘价调整为前一交易日(2015年7月9日)招商转债A份额、招商转债B份额的基金份额参考净值(四舍五入至0.001元),分别为1.000元和1.293元。

  7月10日,转债进取迎来涨停,7月10日转债进取交易价格从1.293元涨至1.422元,收盘后,B份额净值为1.437元。

  分级基金的净值与交易价格是不同的,下折时的资产按照净值来算,但投资者交易要按照二级市场价格来算成本收益,7月7日交易价格为0.638元,如果这天买入10万份转债进取要花6.38万元,7月10日,投资者只剩7100份转债进取,以1.422元卖出的话,仅获得1.01万元,亏损达84%。投资者在7月7日以前以超过0.638元的价格进入的话,亏损幅度就更大。

  误买末日B

  在分级基金投资者中,还有一类投资者最不走运。

  即在下折触发日买入分级B的投资者。

  在QQ群中,投资者李世荣(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我就是在下折前一天买入的鹏华高铁B。”

  鹏华高铁B该基金成立于5月27日,于6月5日上市,上市后连涨两日,而后自6月9日开始恰巧遭遇剧烈调整,基金净值急剧下跌,上市19个交易日就重挫79%,并触及下折。7月2日,高铁B净值为0.225,跌破0.25下折阀值。而其在7月3日折算基准日的净值更是进一步下挫到了0.179。

  “7月2日,高铁B已经触发下折,但是从股票交易软件上来看,一点提示信息也没有,很容易误买。”李世荣说。记者发现,下折前,高铁B的成交量高达3200万元,这些投资者买入就面临超过50%的亏损。

  下折前,李世荣以0.474的价格购买了30万份高铁B,获得资产14.22万元,但折算后李世荣基金份额缩水至5.37万份,资产也变为了5.37万元,亏损62%。

  买入末日B的不仅仅是李世荣一位投资者,也不仅仅局限于高铁B。

  7月8日收盘后就有13只分级基金B触发下折阈值,7月9日开盘在暂停一小时后上市交易,全天换手率高达50%以上,累计交易金额数十亿。所有7月9日买入这13只下折B基金的投资者都面临平均40%左右的本金亏损。

  分级基金下折深深伤害了投资者,李世荣向记者表示:“再也不会投资分级基金了。”最后的5.37万份基金,李世荣在下折后就已卖出,没有持有等待反弹。

  由于投资者抛售,当前分级基金规模大幅缩水。截至6月底,股票型分级基金的总份额为4683.68亿份,总市值为4571.85亿元,其中A、B 份额为3487.55亿份。但截至7月23日,A、B 份额合计已下降至2126.9亿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场内分级基金规模已急剧缩水近四成。

  监管重视

  “此轮分级基金下折潮凸显了投资者教育不足这一问题,加强投资者保护机制、加强新基民的教育培训已迫在眉睫。”一位基金公司管理层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如果基金公司不作为,那么分级基金这个还比较新的投资产品有可能就夭折了。”

  他透露,目前很多同行已经向深交所、证监会递交了关于改进分级基金的建议材料。

  此前,深交所也发文表示将建立分级基金交易风险警示机制。

  “分级基金在触发下折的次日依然上市交易,而且在交易软件中没有任何警示区别于其他基金,造成部分投资者误踩雷区,这一点是我最不满的。”李世荣说,“此外,分级基金B是个带有杠杆、风险较高的产品,普通投资者却轻易能购买到该产品,这也不够合理。应该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管理。”

  齐鲁证券分析师马刚建议管理层鼓励和放行基金公司设立高约定收益率产品,使B份额折价,减少下折损失。此外马刚建议进行条款创新,如触发下折的次日,若市场反弹,B份额单位净值重新回到下折阀值以上,可以不下折等。

  也有专家指出,分级基金设定的下折阈值过低,导致分级B份额下跌中的净值杠杆不断增大,风险收益特征严重不对称,应该提高下折阀值水平。

  而对于分级基金投资者,业内人士也建议,投资者要认识自身风险承受力。此外,如果不看好大盘,无论下不下折都应该不买基金B。

  在买入分级B时一定要关注净值变化。各基金约定的下折条件不完全一样,大多数股票类的下折条件是B类份额的净值达到0.25元,而转债类的产品由于杠杆高,下折净值一般定为0.45元。为避免错误投资,投资者一旦看到净值低于0.55元的B类产品,最好是花点功夫查一下其下折条款和基金的杠杆水平。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贸易推广交流中心主任杨晓东表示,得益于国家的一系列政策的支持,融资租赁在过去的几年里高速地发展,截止到2014年底,融资租赁合同余额是约为3.2万亿元人民币,比2013年底的2.1万亿元人民币增长了1.1万亿,增幅是52.4%。

  著名经济学家樊纲指出,互联网金融与融资租赁结合起来,使得资金来源更加广泛,使得租赁的产业能够得到更大发展,使得实体经济可以从租赁产业当中受益,使大量前置的生产资料得以更好地发挥作用。

  作为承办方之一,安徽钰诚控股集团(下称钰诚集团)以互联网金融新军姿态亮相此次高峰论坛。钰诚集团是以融资租赁为主导的金融服务为核心,集高新技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等为一体的综合性集团,拥有经营规模超过百亿的大型融资租赁公司——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e租宝是钰诚集团在创新理念下推出的融资租赁A2P平台,是国内成立较早、发展较成熟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据了解,e租宝率先将传统融资租赁与互联网金融相结合,为传统融资租赁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相较于其他P2P平台,融资租赁A2P有具体的租赁标的物,通过e租宝平台转让债权的融资租赁公司,对于租赁标的物既有债权也有物权,可以回收、处理租赁物,有利于搭建有效的风控体系。e租宝还准备将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应用到融资租赁A2P平台中,由此开创多元化金融风控新模式,为风控管理加重砝码。

  演讲中,著名经济学家温元凯表示,钰诚集团和e租宝的商业模式,具有很大发展潜力和发展空间。互联网金融千人会创始人、会长黄震指出,互联网金融最重要的就是创新,钰诚集团把融资租赁资产变成流动性,是一种非常好的模式创新。安徽日报报业集团徽商杂志社全国商人媒体联盟副主席韩新东表示,创新是推动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e租宝是具有鲜明时代特点、具有新常态特点的一个创新产品

  围绕“e租宝开创多元化金融风控新模式”这一议题,会议主办方特别邀请著名经济学家温元凯、和君咨询高级合伙人、金融事业部总经理柳二月、银监会监管二部副处长凌桦、高鹏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姜丽勇、安徽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潘淑娟等财经及法律界权威专家,进行了圆桌讨论。与会专家充分肯定了e租宝开创多元化金融风控新模式所带来的积极影响,并指出: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服务实体经济的建设与发展,互联网技术所实现的高效信息交互,提高了流动性;而物联网、大数据与融资租赁相结合是A2P细分领域中的全新模式。物联网及大数据双管齐下,可以进行有效的信息处理及风险控制管理,为小微企业和个人创业者提供安全金融服务,实现资本市场资源的有效配置,从而促进经济增长。

  钰诚集团高级副总裁张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安徽省内互联网金融的先行者,钰诚集团深知经济新常态下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机遇。互联网金融的健康发展,离不开企业的积极创新。钰诚集团希望通过举办本次融资租赁互联网金融高峰论坛,搭建推动行业建设的讨论平台,促进行业深度交流与合作,共同为互联网金融的可持续发展建言献策,贡献力量。

  钰诚集团高级副总裁暨e租宝平台负责人张敏在活动间隙接受了本报的专访,对于e租宝在推动融资租赁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等方面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记者:您认为e租宝对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的融合,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为小微企业,个人创业者等提供金融服务,实现资本市场资源的有效配置,从而促进经济的快速增长,有何积极意义?

  张敏:首先是这样,我想强调的是,我们的平台是专注于致力于融资租赁债权转让的平台,也就是说我们区别于一般的P2P的平台,我们是做存量资产,已经存量资产、沉淀资产的一个再次债转的方式,来实现融通。那么很多的中小型企业,在过去他们通过资金融资,基本上的方式就是银行贷款和民间借贷两种方式,银行贷款首先给他们的期限是一种不匹配的一个期限,比如说一年期,可能它的企业生产周期还没有完成就需要还款。同时也需要有房产、地产做抵押,这样会极大的限制了中小企业的发展。而我们融资租赁的标的物首先就是他已经购买或者准备购买的设备类型的这种固定资产,可以作为抵押标的物来融通,所以从抵押物的方式,以及我们的成本上和我们期限上,我们可以做到三年期,有时候可以做到五年期这样的匹配,极大的缓解了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当中的一些周期性的问题,还款的压力问题。

  其二就是由于我们的每一步融资租赁项目的风控,都积极按照银行所设立的风控标准,我们会对项目前期有非常审慎的尽职调查,对整个项目的评估,以及我们最后的投委会的投票这些风控,以及贷后管理,我们都是以商业银行的标准来衡量来操作,所以某种程度商来说我们最终形成的融资租赁的债权产品,在风控上面是在P2P整个市场产品的风控性上是最高的。

  第三,我们本身也借助于国有的担保公司,以及本身融资租赁公司担保的实力,所以投资人在投资我们线上产品的时候,无需担心未来的代偿问题,我们有强大的多种保障来保障整个债权最后成功的赎回。所以这些方面,应该说是不但激发了激活了当地地方的中小微企业的一个盘活资产的方式,同时也使得我们更多的广大民众可以参与到债权转让,并且获得收益,我认为这个方面是应该起到一个比较好的联动作用。

  记者:钰诚集团做为全国第一家百亿级融资租赁公司进军P2P平台,e租宝平台作为钰诚集团旗下控股公司,上线4个月来,整体募集额已突破10亿元。钰成集团和e租宝是怎样做到的?

  张敏:我觉得首先第一点我们赶上这个大环境非常好,早几年其实有很多的公司也在尝试着去做P2P,但当时市场整个环境并不容许,他们需要有一个对市场教育的问题,而我们在去年踏入P2P行业的时候,实际上这个市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所以我认为我们赶的时机非常好。

  第二,我们真正认为做互联网金融,一定要有互联网金融的特点,就是互联网的速度,我们在速度上面的把握性非常大,首先我们一开始建立这个平台的时候,我们收购了已有的互联网的一家公司,我们对它整个平台性多项指标进行重新的架构完善,在这点上我们赢得了比别人更多的时机。 第二我们也非常注重线上与线下,如果纯做线上的,你品牌的推动力各方面是需要时间,所以我们考虑到O2O的P2P方式,既有线上的大力推广又有线下门店推广,相辅相成,使得我们近期的业绩得到很好稳健性的一个发展。

  第三,我们在产品上,我们现在选择的产品都是我们(钰诚)融资租赁公司的债转类产品,我们本身对风控的要求非常严格,同时我们加大了在国有担保公司的担保,以及最后保理公司的加入,设计了一个对于投资人来说非常有保障的架构,所以由于我们在这些方面都取得了,都在努力推进整个的工作,我们当时从两亿到三亿,应该是我们很慢的一个关口,当我们突破了三亿之后,我们的速度就真正走向了像高铁的速度一样的。

  记者:您认为e租宝和其他产品的不同点在哪里,有哪些产品形式和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张敏:首先就是普通的P2P的产品,借债人和真正的债权人之间,他们都是一些小规模的资金,比如五万、十万这样的。第二个就是互相不认识。所以说你在平台撮合上的时候,平台是要承担很大的风险责任。那么如果一旦出现了代偿,比付小的话你还能应付,一旦出现大规模的代偿,你平台的信誉度也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所以在这点上面,我们现在主要是并不去做典型的P2P形式,我们还是以我们融资租赁我们更熟悉的行业,可以说我们选择做互联网金融是基于对我们主营业务延伸的一个发展,并不是我们完全不了解这个行业纯做一个第三方平台,所以在这点上面,我们应该具有产品提供和保障这方面的优势在里面。

  对于预期或已经触发下折的分级B基金,好买基金建议,在分级B面临下折之际,这类B份额就是定时炸弹,对于预计触发下折的B份额基金,要坚定卖出,卖不出的买份额A合并赎回;对于已经触发下折的分级B,一定要卖出,即使当日有上涨也不能买,避免当前B份额溢价导致的巨亏。

  记者:从某种意义上说,风险控制是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能否介绍一下e租宝产品的风控管控?

  张敏:我们的风控实际上应该说双重的风控,首先第一步融资租赁公司去给它做融资租赁交易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类似银行的相关风控手续,做尽职调查,做项目筛选,包括投委会的程序,以及贷后的管理,这是一部分。当债权产生以后上线,我们e租宝本身有独立的项目审核平台,也是要再重复做一遍我们相关的程序,包括前期的尽调、中期的审查和贷后的管理,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加入我们本身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其中一层担保,然后再加上三家国有担保公司进行担保,那么在这上面应该说加大了很多的注码,真正的投资人最后可以得到多重保障。

内容搜集整理于澳门银河官方在线,不代表本站同意文章中的说法或者描述。

上一篇:上海保交所12日揭牌 中信银行小微业务添助力

下一篇:汇金约19亿增持四大行 理财资金需务“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