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拿葡萄逗孩子 母子半夜挂号与号贩子发生争执被群殴

 17/10/06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十大博彩网

  东南网7月19日讯(海峡导报记者 刘承p?沈威 实习生 薛样洋 陈颖滢)昨日下午1点15分左右,前埔古楼北里25号某居民房内,一名2个月大的男婴被葡萄卡住喉咙,当场窒息。目前该名男婴已被送往医院抢救,但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事发后,导报记者来到事发小区。据男婴邻居小孙介绍,男婴父母是莆田人,租住在前埔。

    一对母子半夜到东单附近某三甲医院挂号,与一名女号贩子因挂号问题发生争执,随后被几名男号贩子群起攻之,母子俩受轻微伤。昨天,号贩子辛某被控寻衅滋事罪在东城法院受审(见图),法庭以该罪名判处其有期徒刑7个月。两名打人同伙中一人已被判刑,另一人被另案处理。

    “为义气”出手打人

  事发时,男婴父母二人均不在家中,只有男婴的奶奶一人留在家中照看孩子。“我当时听到他奶奶惊慌失措大喊,快来帮忙啊,孩子发不出声了。”小孙跑过去时,老人家一度吓得崩溃大哭,小孙立即帮忙通知男婴的父母并拨打了120,随即孩子被救护车送往中医院抢救。据了解,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孩子一度停止呼吸。等到了医院,孩子立即被送往抢救室进行抢救。

  经过抢救,男婴气道内的异物被取出,目前正在重症监护室用呼吸机辅助通气以维持呼吸。

  据医生介绍,卡住男婴气道的是一整粒已经剥完皮的葡萄,目前男婴尚未度过危险期,“要等两三天后看孩子的造化,可能会留有后遗症变成植物人”。

    上午10时,26岁的辛某被带进法庭,前来旁听的辛某妻子、母亲、妹妹捂脸哭泣,辛某回头看了一眼,轻声朝亲人说了句“没事”。辛某是山西省洪洞县人,初中文化,在北京无正当职业,平日就靠“倒号”为生,一天100元。案发当天,他也是受人雇用在医院排队。

    检方指控,2014年2月26日零时许,辛某伙同陈某(已判刑)、窦某(另案处理)在东单附近一家三甲医院门诊自助挂号大厅内,殴打张某母子俩,并致两人轻微伤。被打后受害人打电话报警,建国门派出所接警后赶到现场,将陈某抓获。今年7月5日,辛某也被抓归案。

    “我认罪。”当公诉人念完起诉书后,辛某痛快认罪。他回忆,案发当天,他正在医院排队挂号,看到一男一女与同是号贩子的葛某因抢机器挂号发生争执,他出于义气,便上前打了那两个人。一同动手的还有葛某的丈夫陈强、同是号贩子的窦立群。辛某称,他和陈强、窦立群平时就认识,一起挂号时还相互照应,所以看见打架就过去帮忙了。

    获刑7个月不上诉

    被打的一男一女是一对母子,儿子张某在证言中称,当天晚上他和母亲在自助机前排队,前面是一名女子,“我让她帮忙看看内科的号,那女的不管,还大声嚷嚷。后来过来几个男的上来就动手,我母亲过来劝,也挨了打。”之后打人者便离开了医院。事后经鉴定,母子俩被打成轻微伤。

    记者了解到,最早被抓获的陈强因犯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已被东城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4个月,而窦立群目前也已被批捕。

    在开庭前,辛某的家人已经向被打母子俩赔偿了各项损失4000元,并得到被害者的谅解。法庭对该案当庭宣判。法官认为,辛某随意殴打他人,破坏社会公共秩序,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个月。辛某当场表示不上诉。

    法官建议

    应立法严厉打击号贩子

    庭审后,审判长宋晓鹏法官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对号贩子都是予以行政处罚,只有当号贩子伴有其他违法行为,如殴打他人致伤后才构成犯罪,才能追究其刑责。

    宋晓鹏表示,号贩子和票贩子一样,但号贩子的危险更大,他们霸占了稀缺的公共资源,让原本应该着急看病的患者挂不上号。

    宋晓鹏表示,目前很多医院虽然实行了网上挂号,但部分科室预约挂号等待时间较长,一些患者等不及就从号贩子手里买号,因此号贩子还是有市场的,一些两三百元的特需号被号贩子卖到几千元。“他们已经形成利益团伙,严重侵害了患者的就诊权利。另外,号贩子的违法成本太低,因此建议有关部门加强调研,制定行之有效的和有针对性的法规,严打号贩子。”宋晓鹏建议。

    北京晨报记者

    岳亦雷/文

  据知情者称,当时可能是奶奶拿着一颗葡萄逗孩子玩,结果孩子一不小心吸了进去卡在气道中。当时奶奶有用手去抠,但是抠不出来,幸好邻居赶到拨打了120。但以上说法尚未得到证实。

  具体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首席摄影记者

    吴宁/摄

上一篇:父亲挂“卖身契”售10年劳力 被疑系豆腐渣工程

下一篇:浙江 法官:非定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