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颂新疆—桑皮纸上的中国画”巡展乌鲁木齐启动(图) 设埋伏圈将日军引出村子歼灭(图)

 17/09/30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澳门博彩

“画颂新疆—桑皮纸上的中国画”巡展乌鲁木齐启动(图)

王小军 摄

马有成指着当年日军施暴的地点。

  乌鲁木齐8月15日电 (记者 王小军)浓墨重彩的山水、颗大饱满的瓜果、精心刻画的人物......8月15日,138幅风格各异的桑皮纸国画作品在乌鲁木齐美术馆展出。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60周年之际,传统与现代,桑皮纸与中国画,在‘一带一路’上的新疆交汇、相融。”新疆国画院院长晏果辉在“辉煌60年·画颂新疆—‘桑皮纸上的中国画’美术作品巡展上这样介绍。

  据悉,此次美术作品巡展从今年4月开始启动征稿,组委会收到全国31个省区市及香港、台湾等地300多位各族画家创作的300多幅作品,引发了全国画家对新疆的关注,最终选出了138幅有代表性的画作进行巡展。

  晏果辉说,此次美术作品巡展首要目的之一就是要发动全国画家用笔墨丹青礼赞新疆,为自治区60华诞营造良好的文化氛围。

  据晏果辉介绍,这100多幅的画作的作者既有60年扎根新疆、建设新疆的本土大家,又有数十年关注新疆、热爱新疆的内地名家。诸如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冯远,文化部原部长、著名作家王蒙,年逾80岁的老画家哈孜·艾买提,台湾著名画家江明贤等一大批知名画家的参与。

  新疆美术家协会主席邓维东说,如果说古代新疆维吾尔族人凝聚了他们的智慧创造了桑皮纸,那么今天我们当代的许多艺术家让桑皮纸散发出无穷的魅力,桑皮纸上的中国画给新疆文化事业添抹了一笔靓丽的色彩。

  桑皮纸被誉为人类文明的“活化石”。早在公元8世纪,造纸术沿丝绸之路传到西域后,和田居民就地取材,选用了桑树皮来造纸。桑皮纸宜书宜画,且吸水强、防虫蚀、纸质抗拉力强、历千年不褪色,弥足珍贵,深受古代画家的青睐。2006年,新疆桑皮纸制作技艺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

  11岁在瓜洲亲眼见到日军施暴他16岁参加新四军,多次与日军交锋

  在新四军里才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名字

  阅读提示

  近日,家住瓜洲镇的热心读者薛龚鸣老人,给本报记者提供线索称,他有一个邻居是抗战老兵。昨天上午,记者来到瓜洲古镇,在薛龚鸣的指引下见到了今年89岁的老战士马有成老人。

  想救人被劝阻

  11岁时亲眼看见日军施暴

  记者见到马有成老人的时候,他正坐在家门口的轮椅上。老人皮肤黝黑,看上去很瘦,说起话来声音却很洪亮。

  “我是1927年出生的,日本人打来的时候我才11岁。我记得那天是中午时分,有几个日本兵来到我们庄上,他们抢了一户人家的女孩就往我家旁边的破房子里面拖。我在家里就听见女孩的叫喊声和哭声。”马有成老人说到这里眼里充满泪水,他用手指向屋外一片长满野草的空地告诉记者,“当时破屋子就在这个位置,现在已经没有了。”

  听见女孩子哭喊声的马有成,从家门边操起一柄粪叉就准备往外冲,“我当时就在想,你日本人跑到中国来欺负中国人,肯定要教训你。”马有成告诉记者,当时自己只有11岁,没有考虑太多,只是想着拿起粪叉去赶走日本人,救出那个女孩。就当马有成即将走出屋子的时候,一只手牢牢地拉住了他的胳膊,“我转头一看,是我爷爷拉住了我。爷爷问我想干什么,我告诉他我要去打日本人。爷爷说,如果我现在出去,不仅我会死,那个女孩甚至全村的人都会没命的。”

  在爷爷的死命劝阻下,马有成没有出去,“后来我听说当天被日本人强暴的女人有好几个。没过几天,在旁边破屋里被强暴的女孩跳河死了。”马有成的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这件事至今都像是一场噩梦,我恨啊,恨自己救不了她们。”

  四处漂泊

  16岁加入新四军才有名字

  不久,11岁的马有成离开了瓜洲四处漂泊,“我先后在虹桥、镇江等地给别人放牛。16岁那年,一同放牛的一帮年轻人相约去参加新四军,当时我不知道新四军是干什么的。别人就告诉我说新四军是好人,专门打日本人。听到这话,我二话没说就和他们一起去了。不为别的,就为了能打日本人,能为那些受到屈辱的乡亲讨回血债。”

  刚刚入伍的马有成一心想上前线杀敌,但是由于身材又瘦又小,所以一直没能如愿。“当时团长说我又瘦又小,还没有枪高,打不了仗,于是把我留在了副官处当一名通讯兵,为此我还和团长争吵了好几天。后来我又干过饲养员和医护兵。”马有成老人说,“那时候我们的部队时不时会和日军、伪军交火,因为装备的巨大劣势,伤亡很大。”

  “当医护兵的那段时间,每天都会有受伤的战友被送过来治疗。他们聊天时有些人在说自己干掉几个敌人,有些人受了伤依然吵闹着要回第一线,总之没有一个人是喊疼的。”马有成老人说,正是因为受到了这些战友的感染,自己偷偷地去了前线,“扛起枪,和日本人干,这才是当兵的嘛!”

  马有成老人说,自己现在的名字是解放后从部队回到家里根据辈分改的,自己刚入伍的时候没有名字。“刚参军那会,我只知道自己姓马,没有名字,有一天团长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不知道,团长说那我给你起个名吧,就叫你马成志。我说行,那我就叫马成志,此后在部队的那些年,我就一直用着马成志的名字。”

  打青阳镇

  第一仗与战友消灭全部伪军

  来到前线的马有成参加的第一仗就是攻打青阳镇。“当时日军在常州与江阴之间的青阳镇上建了一个据点,占据着交通要道,根据上级指示,我们需要啃掉这个骨头。”马有成回忆起当年的那场战斗依然记忆犹新,“我们经过详细的侦察之后分为两批人,第一批穿着缴获来的伪军服装在前面,争取能混进敌人据点,可以里应外合端掉据点,第二批部队跟在第一批后面约半里地的距离,随时准备接应。”

  马有成说,自己就在第二批部队里。“当时我们为了隐蔽,也分成很多小股部队分头前进。行军途中,我们小分队突然撞上了三个日军。”马有成介绍说,因为没有穿军装,人也不是很多,日本人把他们的小分队当成了赶集的老百姓,“他们让我们把东西全部交出来,还拿着长刀向我们冲过来。我们队长抬手就干掉一个,我也端起枪扣动扳机,没想到枪竟然卡壳了。这时日本兵已经舞着刀冲到了我的面前,我来不及多想,直接把枪反过来拿着,抡起枪托就和这个日本兵干了起来。”

  很快,马有成的小队就解决了这三个日本人。“正当我们准备攻打青阳镇据点的时候,突然接到命令,全部撤退。后来才知道是常州的大队日军前来增援了。”后撤了20里的新四军战士们开始休息,可饭还没来得及吃上两口,新的命令又下达了。“我们接到命令说据点的日本军都撤回常州了,只剩下伪军守着青阳据点。上级命令我们趁机端掉据点,拔掉这个交通要道上的钉子。”

  马有成和他的战友们再次行军来到青阳据点前,“当时伪军也没想到我们会这么快再杀回来,他们正在镇上的一个大户人家吃饭呢,听说这个大户人家为他们准备了酒席,准备犒劳他们击退了新四军。我们很快占领了据点,包围了这家大户人家,但是伪军还是胆小,在吃饭之前还架了两挺机关枪在院子里,对着大门。一轮冲锋后我们发现敌人的火力很猛,我们伤亡比较大。”在这种情况下,马有成所在的部队一边继续佯装从大门进攻,吸引敌人的火力,一边不断地往院子里扔手榴弹消耗敌人,同时派出几名战士前往附近人家寻找翻墙的工具。“不一会,他们找来了两架梯子,我们战士就顺着梯子攀上了墙头。干掉敌人的机枪手后,我们顺利地将院子里的伪军全部消灭。”

  设埋伏圈

  将日军引出村子歼灭

  “我们那时候经常会遇见日军出来扫荡。因为武器的差距,经常是敌人的大部队来了我们就跑,少量敌人来了我们就把他们引出来打。”马有成告诉记者,“有一次我们驻扎在一个村子里,侦查员报告说发现50多个日军正在向村子方向行军。当时大家就问团长,我们打不打,因为我们想要剿灭50多个日军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团长告诉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因为我们现在在村子里,如果真的‘吃’掉这50多个日军,很可能日军会派更多的部队来。到时候我们不在了,会连累到村子里的父老乡亲。”但是50多个日军就意味着50多支枪,不“吃”了他们,马有成和他的战友们又舍不得。这种情况下,团长下令,将敌人引出村子,引到江边再打。

  “于是我们先跑得远远地去埋伏,然后安排小股部队在村子口开几枪,引起敌人的注意,然后边跑边打,让敌人感觉我们人不多,正忙着逃跑。”日军果然上钩了。马有成说,日军追着这小股“诱饵”进入了包围圈,“我们迅速包围了这股日军,留了一个逃往江边的口子,让他们以为可以跑得掉,最后把他们围在了江边,无处可逃。”马有成说,那一场仗打得漂亮极了,几乎全歼了日军。

  “当时日军跑掉了一两个,但是后来都被我们俘虏了。”马有成说,其中还有一个日军是在茅房里被俘虏的。“第二天早上,一个村民上茅房,突然看见一个穿着日军服装的人躺在地上,手里紧紧地握着枪。老乡吓了一大跳,赶忙跑来报告。俘虏他之后一审问才知道,原来他身上所有的子弹都打光了,逃出来后不认识路,跑到了这个茅房,因为实在太累了,所以就在茅房睡着了,没想到被村民发现后被俘了。”马有成说。

  老兵档案

  姓名:马有成

  年龄:89岁

  现住址:瓜洲镇瓜洲村

  邓维东说,看了展出的作品,自己非常感动和震撼,展览的作品是新疆近十几年以来在全国征稿中最优秀、质量最好的一次。

  据悉,此次展出的138幅优秀的桑皮纸国画作品之后还将赴全疆各地州市及部分援疆省区市展出,献礼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完)

  抗战经历:他16岁参军,曾因为身材瘦小被团长指派为通讯兵、饲养员、医务兵,后因目睹身边战友英勇抗战毅然扛枪上前线,后多次与侵华日军交锋。

本文由申博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95载薪火相传 考古学从封闭到开放

下一篇:“巨型汝阳龙”复原骨架亮相北京 俄罗斯正研究送猴子上火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