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舞家马约:每个艺术家都是小偷 台湾农耕风情浓郁

 17/06/14 责任编辑:http://www.ritpak.com作者:皇冠论坛

马约(左)与他的缪斯柏妮丝·科碧特丝。

首届台湾水果节广东佛冈揭幕台湾农耕风情浓郁

《挑担水果上北京》水果时装秀 曾令华 摄

  3月11日至13日,来自摩纳哥的蒙特卡洛芭蕾舞团将携舞剧《浮士德》登陆北京国家大剧院。上周末,该剧刚刚在天津大剧院上演。继《睡美人》、《灰姑娘》、《罗密欧与朱丽叶》、《天鹅湖》之后,《浮士德》是该团第五部在中国大陆演出的作品。舞团艺术总监、编舞家让-克里斯托弗·马约(Jean-Christophe Maillot)以平均每年1至3部的速度推出新作,相当之高产。这位擅将古典芭蕾赋予全新解读的艺术家,以其不拘一格的创造力,让蒙特卡洛芭蕾舞团在辉煌的佳吉列夫时代后,再度成为芭蕾革新的代名词。马约在天津接受了新京报专访讲述了舞台人生并解读了多部代表作。

  ■ 人物特写

  舞者生涯短暂,为蒙特卡洛编舞近40部

  马约1960年出生在法国图尔的一个艺术家庭,从小在剧院长大。他的父亲是舞美设计师,弟弟是作曲家,成长环境中接触最多的就是艺术家。从小学习钢琴和舞蹈的他,如今还记得9岁时的一件小事:正在给一部戏制作面具的父亲,叫马约和弟弟去帮忙。“那天天气晴朗,父亲在办公室里放着古典乐,我和弟弟在给他帮忙。那个时刻,我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一些美好的东西。我当时就想,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做这样的工作,和人待在一起,使人愉悦,那就好了”。长大后,马约成了一名舞者和编舞家。

  17岁获得洛桑大奖的马约,被约翰·诺伊梅尔带进了汉堡芭蕾舞团。然而,因摔伤膝盖,马约的舞者生涯早早就抱憾终结,这也促使他在职业生涯的早年就转型成为编导,并很快小有名气。1985年,摩纳哥蒙特卡洛芭蕾舞团重建,该团前身是传奇巨星佳吉列夫执掌的俄罗斯芭蕾舞团。马约一直对他们保持关注,也曾给舞团编过作品。1992年,舞团团长卡洛琳公主邀请马约出任艺术总监时,他的第一反应却是拒绝,“我觉得自己是个无名小卒。但作为朋友,她很信任我,并一直鼓励我”。1993年,在担任了一年舞团艺术顾问后,马约正式加入蒙特卡洛。摩纳哥这个面积仅有纽约中央公园一半大的欧洲小国,也因马约的到来,日后成为世界舞坛的焦点。

  蒙特卡洛芭蕾舞团以独树一帜的当代芭蕾舞剧而闻名,舞团绝大多数作品出自马约之手。回看自己为舞团创作的近40部舞作,马约感到,这也是在回溯自己的生命。“两次编《罗密欧与朱丽叶》(以下简称《罗朱》),是我26岁和36岁时,那时候我都在恋爱中。编《灰姑娘》的时候,我到蒙特卡洛四年了,看着自己的舞团,我感觉就像生活在童话里一样。做《浮士德》则是我人生中的艰难时刻,我离开了我的妻子。看这些作品,就能回忆起当时的心境。每一段生命,每一个作品都不可替代”。

  ■ 对话

  “关心地球上的生命如何经历生死与成长”

  新京报:在天津看《浮士德》的中国首演,你对观众的印象如何?

  马约:这儿的观众跟在欧洲很不同。比如我身后的一对夫妇,他们一直在说话,但我却没觉得干扰,我感觉他们在讨论演出,一问一答,非常有趣。如果在欧洲,大家就假惺惺地鼓鼓掌表达一下对你的尊重。舞蹈与其他艺术不同的是,它可以让人们去相遇、分享与自省。画家和作家的创作是绝对的,用不着依靠别人,编舞则不同,编舞永远在依靠舞者。我编舞40年了,意识到从没有一部作品由始至终全是我一个人的意志。在这儿的接受度比我想象得好,故事和中国人的生活很远,但我想强调的是普遍之处,我想有观众看到了。

  新京报:你之前来中国的几部戏都是古典芭蕾题材的作品,但你都做了全新解读。你对题材的偏好是怎样的?

  马约:我有叙事芭蕾和抽象芭蕾的作品。我很喜欢的美国编舞家摩斯·康宁汉,他认为舞蹈无需表达什么,因为身体自身已是一种表达。而我关心的是地球上的这些生命如何经历生死与成长,这是我的舞蹈要表达的。天空浩瀚无穷,有太多的未知,这甚至关乎宗教问题。康宁汉是望天,而我是望地。创作抽象芭蕾我只是为了自我愉悦,我真正关心的还是人与人的关系,人的身体与人性的关系。我热爱古典芭蕾,但传统的古典芭蕾只是给芭蕾的粉丝看的,创作《罗朱》的时候,我带大女儿去看古典芭蕾的《罗朱》,粉丝都很喜欢,但我女儿觉得特别无聊,一直在笑。我觉得这是个问题,因为作品与今天的现实无关。我可以用古典技巧,但必须找到与新一代观众更好沟通的方式。传统《天鹅湖》我觉得有意思,但很多观众确实感到无聊,想睡觉。你要面对那些专业观众,但也要打动不懂舞蹈的观众。这不是去做妥协,而是给每个观众一个机会了解你。好比说诗歌,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但如果你花点时间去解释,让他们了解诗歌的声音、韵律所带来的愉悦,这样大家都能感受到。

  新京报:你获洛桑大奖以后,诺伊梅尔第一个发掘了你,你也在他的汉堡芭蕾舞团作为独舞待了几年。他以叙事芭蕾闻名,而你的舞蹈风格也是基于叙事芭蕾。他对你有着怎样的影响?

  马约:我的舞者生涯很短暂,20岁膝盖就伤了,实际上只跳了三年。诺伊梅尔是我唯一合作过的编舞,他对我的影响很大。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他对我的影响,因为年轻人总是想跟前辈做得不一样,甚至要更好,但实际上你问一个孩子,家长对他的影响,这个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但孩子往往会否认。但我们也很不同,我的作品有更多非现实的东西,我和他对音乐的理解也不一样。我受到过很多人的影响,甚至是我所看到的一切。创作只关乎你的私人记忆,你脑中知识与图像的积累。我想,每个艺术家都是小偷,没有人真正创造了什么,只是原先被放在不同的地方。当你想出一个点子,你觉得太棒了,你到YouTube上看看,可能早被别人做过了,只是表现方式不同而已。

  新京报:他有没有看过你编舞的作品?

  马约:我当年离开汉堡芭蕾舞团,他很不高兴。他是一个比较强硬的人,后来我们就没法联系了。三十年后,他邀请我们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去汉堡演出。用了三十年时间才释怀,可能是有点悲哀,但换个角度说,三十年又算什么?三十年后我们又可以谈话,见面,他看了我的《罗朱》,他唯一一次来摩纳哥看我们的节目就是《浮士德》。

  舞作关键词

  缪斯

  对我而言,柏妮丝·科碧特丝(Bernice Coppieters)非常独特,这也是很多其他编舞家的评价。她在各方面都很出色,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她是温柔与暴力的综合体,即使是一个最简单的动作都仿佛充满了生命,她为自己制造了一种约束感,正是这种约束感成就了一种自由的最佳形式。(柏妮丝也是马约的缪斯,马约的许多经典作品都由她主演,角色如“睡美人”“朱丽叶”“死神”等,现已退役)

  童话

  每当重编一个古典剧目时,我希望能给观众惊喜,所以你不会在我的版本里看到城堡等童话中原有的元素。你看到的是全新的故事,你应该把心中旧版本的东西都丢掉。

  爱情

  我大概做了七十多部芭蕾,也运用不同的表现形式,创造了很多爱情场景。世界上没有人用一模一样的方式去表达爱情,每个人都是独特的。

  手

  舞蹈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倾诉。

  解读代表作

  《灰姑娘》

  新元素:生母 

  首演:1999年

  马约将编导的重点放在刻画灰姑娘的原生家庭对她的影响。在这一版本中,灰姑娘已逝的生母与灰姑娘的守护者仙女,两个角色合而为一,讲述了母亲带给女儿爱的力量,并引导她寻找幸福的故事。当灰姑娘决定去参加王子的舞会时,她穿上了母亲生前最后一次参加舞会时穿的礼服。童话中最重要的道具“水晶鞋”被马约改成了仙女施展魔法,让灰姑娘的双脚变得闪闪发亮,但同时也提醒灰姑娘如若丢失掉自己纯净的心灵,绚丽的双脚也将光彩不再。赤足的灰姑娘在舞会上被王子一眼认出,而灰姑娘的父亲也认出了亡妻幻化的仙女,王子与灰姑娘,父亲与仙女之舞两相呼应,是全剧最温情的片段。

  流连在舞会中的灰姑娘,开始迷失自我,此时她的双脚也逐渐黯淡,仙女再次出现将她引回正途。最终,在仙女的帮助下,王子找到了他的爱人,有情人终成眷属。

  《浮士德》

  新元素:死神

  首演:2007年

  与此前来华的几部马约作品不同,这部《浮士德》与童话无关,原著是歌德的诗剧。马约在同一年创作了歌剧与芭蕾舞《浮士德》,试图探寻对于这部经典的不同表达。马约版芭蕾舞采用了李斯特的《浮士德交响曲》,按照音乐结构分为三幕,每一幕为一幅肖像音画,分别是:浮士德、玛格丽特、魔鬼。在三个角色之外,芭蕾中增加了一个新角色死神。死神作为一个外部视角,给故事笼罩上一层宿命的阴影,剧中死神与其他角色贯穿互动,时而温情,时而残酷。他认为,死亡是中性的,也是使一切得以推进的决定力量,“魔鬼和上帝(或者恶与善)都可以被感知,但我们无法与死亡对抗,因为它是无法避免的”。

  这部颇有德国风格的作品,依然延续了马约一贯的浪漫。比如第二幕中玛格丽特与浮士德的爱情,马约以一颗苹果精彩地串联。玛格丽特想摘树上的苹果却够不着,浮士德抱起她摘到苹果。苹果带来的愉悦,象征着爱情,也令人联想到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一贯用以表现爱情的吻,在《浮士德》中却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在全剧结尾时,玛格丽特与浮士德先后与死神深深一吻,随即倒地死亡。

  《睡美人》 新元素:平行时空 首演:2003年

  马约将这个童话故事设计成两层平行时空:“睡美人的世界”与“王子的世界”。两个时空相隔百年,唯一可穿梭其间的是王子的母亲,她对儿子有着病态的占有欲,企图穿越百年去杀死儿子未来的爱人。在“睡美人的世界”里,王子的母亲乔装成恶仙女,诅咒睡美人将被纺锤刺伤手指而死。睡美人果然遭此劫难,但并未死去,而是沉睡百年。

  睡美人出场时置身于一个直径超过两米的透明气球,暗示她被过分保护的童年。查尔斯·佩罗编撰的童话《睡美人》中写道:然则寓言在暗示我们,爱情的结往往不会因为被拖延而枯萎凋零,等待不会冲淡任何事。而强烈的情欲,渴望夫妻间的那份坚守,我却既无力也无心把这真切诉说。以往版本中被忽视的“情欲”,在马约这版中被唤醒。第三幕,马约以一段“长吻双人舞”演绎童话里王子吻醒睡美人的桥段。舞段中,马约颠覆性地让睡美人成为主动的一方,两位舞者边吻边舞超过两分钟,仿佛空气凝固了一般。

  《罗密欧与朱丽叶》 新元素:神父 首演:1996年

  以往的《罗朱》更多聚焦于两大家族在社会与政治层面的对立,但马约却从普罗科菲耶夫的音乐中获取灵感,突出青年恋人的激情与理想,及其所引发的内心混乱。原剧中一个极易被忽视的关键角色劳伦斯神父成为故事的主线,观众也跟随他的视角去回溯这场爱情悲剧。

  全剧最惊世骇俗的当属剧中罗密欧用尽全力的临终一吻,竟令得熟睡的朱丽叶被缓缓吸起。此外,《罗密欧与朱丽叶》中马约通过舞者之手变换出各色动作,使观者在细微之间洞察角色的人性。双手交叠象征着对爱的呼唤,而当绝望来临,伸向天空之手则使人心碎。

  《天鹅湖》 新元素:前史 首演:2011年

  马约请到龚古尔文学奖得主让·胡欧作为新版《天鹅湖》的戏剧构作,对故事进行了重新的书写。新版为故事增加了一个前史,以黑白影像呈现:王子与天鹅公主其实从小就认识,但黑夜女王却掳走了公主,给王子埋下了心理阴影。当王子战胜黑夜女王时,也象征着王子最终战胜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

  天鹅的原型来源于希腊、北欧和俄国神话,本是一种凶悍而野性的鸟类,与芭蕾中柔美的形象大相径庭。此版白天鹅原本动作笨拙,但在变成人后,她欣喜地注视自己的双手,与王子进行了一段“手舞”。手也是从动物到人,从野蛮到文明的象征,创作者试图探讨人本性中的动物性以及与之伴随的迷失。

  C08-C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然 C08-C09版摄影 王小京

现场派发台湾水果 程景伟 摄

  清远8月22日电 (程景伟)首届台湾(广东佛冈)水果节22日在清远佛冈田野绿世界景区拉开帷幕,现场透着浓郁的台湾农耕风情,加上著名的台湾民俗表演,电音三太子火热助阵,吸引了大批珠三角地区游客参加。

  由台商杨文章耗时17年苦心经营的佛冈田野绿世界,可谓是台湾休闲农业、精致农业的大陆版,目前拥有植物园、水果园、樱花园、枫叶园、兰花园五大园区,其中水果园面积达1300多亩。

  在当天的水果节开幕式上,台湾电音三太子跳起了流行歌曲《小苹果》,农务人员则表演了他们自导自编的《挑担水果上北京》水果时装秀,姑娘们更是跳起了台湾民族舞蹈。

  最吸引眼球的当属《挑担水果上北京》水果时装秀,农务人员身穿台湾果农服装,他们扛农具、提果篮、背背篓,在舞台上卖力表演,博得了观众们的阵阵热烈掌声。品尝着五颜六色的台湾水果,感受原汁原味的台湾农耕风情,游客们自然不亦乐乎。

  广东清远佛冈县旅游局局长谭武刚称,举办此次台湾(佛冈)水果节,目的在于促进水果旅游产业的发展;要借助推广台湾水果培植技术,推动农业产业转型升级及农业与旅游业的有机融合。

  田野绿世界当天还宣布推出“包养”果树计划。按照每一株台湾水果树的树龄、结果量、果实品质定价,由游客“包养”。平时料理工作由景区负责,水果成熟后,游客可分5次进园采摘。推出“包养”的果树有台湾杨桃500棵、台湾释迦200棵、台湾白柚200棵。

 

  眼下立秋已过,秋天是丰收的季节,田野绿世界除了有台湾水果外,还有台湾枫叶与樱花,这里是广东种植面积较大、品种较多的樱花公园,樱花品种有近百种,数量有上万株;台湾枫叶5万多株,形成长达5公里的红枫大道等枫叶观赏景点,每年10月下旬,枫树沿着湖畔溪流一路绽放,美不胜收。

  田野绿世界景区负责人称,该景区要力争成为中国乡村旅游示范基地,打造具有地域、民族、民俗特色的景观旅游小镇,下一步拟新建“台湾阿里山火车旅馆”、“乡村农耕体验博物馆”、“客家文化村”、“汽车营地”、“熊出没”主题乐园等旅游配套场所。(完)

本新闻版权归365最新地址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天文学家:发现已知最大恒星 广东肇庆书法家首次入选国家名片向全球发行

下一篇:猫头鹰“定居”西安城墙 钻研3天成功(图)

友情链接